蘇沿豪 Damon Soo – 全身心奉獻綜合格鬥,盼能打出一片天。

- 赞助广告 -

 

初次與 Damon 見面,他眼神中殺氣騰騰,宛若猛虎直視獵物般,的確會讓人感到心慌。他從 2014 年開始參加 MMA 綜合格鬥大賽至今,總共參與了 15 場戰役,並且保持著 10 連勝的傲人記錄。那帶有殺氣的眼神,都是在擂台上用體力汗水磨礪而成的,所謂不怒自威,便是指他的眼神。

Damon 從 18 歲起開始接觸健身,24 歲時偶然接觸泰拳課程,自此便不可自拔愛上這項既能鍛煉體魄,也能揮灑汗水消減壓力的運動。“我每週都有六天訓練,一天休息,其中包括體能、重量和格鬥術等訓練。”如今他身上肌肉線條分明,都是這些年來勤於運動的積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就是很喜歡格鬥時的快感。”從最初的泰拳,現今的 MMA 綜合格鬥、BJJ 巴西柔術等,他都有所涉獵並都取得不錯成績。“這是法治社會,我們不可能隨意和別人對打,但格鬥比賽卻讓我們有這個機會。”宛若金庸武俠小說中的華山論劍,他每次參加比賽都只為尋找對手,並從中再進一步磨練格鬥技巧。

婆婆遂然離世緣慳一面
體能訓練無法難倒 Damon,真正讓他想過放棄比賽的,反而是來自精神上的煎熬。當時他因參加比賽而積極訓練,適逢遠居怡保的婆婆打電話給他,聲音聽起來氣弱游絲,可他正忙於訓練,只能答應結束後再回電。但他還是忘記了。而這通電話,也是他最後一次與婆婆的對話。

不久後,他聽到了婆婆的噩耗,他感到內疚自責,甚至一度無法完成訓練。“那時我只能拼命吃,想要靠吃來安慰自己,但無論我吃再多食物,都會一一嘔出來。”他甚至想過就此退出比賽,不再參加比賽。所幸朋友們在旁不斷鼓勵他,才讓他克服陰霾完成比賽。

父親為他縫傷口
雖然 Damon 曾多次參加綜合格鬥、巴西柔術等賽事,但父母們都不曾坐在觀眾席上觀看他的比賽,原因便是不想看見孩子在擂台上挨揍。“我明白父母們的想法,但我卻不想放棄自己喜歡的運動。”為了避免與父母產生口角,他搬離住了十多年的家。

“某次比賽時,我不慎嘴部受傷需要縫針,而負責幫我縫針的就是我的爸爸,他是一名醫生,一邊幫我縫針一邊勸我放棄格鬥比賽,專心在事業上。”直至今日,家人們仍在反對他參賽,只是反應已不如初時那麼激烈了。“偶爾我很羨慕我的戰友們,他們父母非常支持參加比賽,甚至願意承擔孩子生活費,讓他們可以專心一致的準備比賽。”

專注綜合格鬥辭去高薪工作。
為了專注綜合格鬥訓練,Damon 辭去了地產經紀工作,依靠著儲蓄節儉過生活。所幸當時比賽成績不俗,為他贏來了兩年的全額贊助,無需擔憂生活費而得以專注於訓練上。但當贊助合約終止後,他又必須開始為生計煩惱,不得不成為格鬥術教練,教職與訓練佔據了每一天時間。

“從地產經紀轉職成為格鬥術教練,收入的確大不如前,唯一的好處便是可以全身心放在格鬥訓練上。”至今擔任三年多格鬥術教練的他,教導範圍包括綜合格鬥、巴西柔術、防身術等等,甚至許多學生都開始參與格鬥賽。“我覺得當一名教練最大的責任便是教導他們正確的格鬥觀念。格鬥並非單純的打架,而是一種考驗體力、身體臨場反應與戰術的運動。”

近年來,格鬥比賽此起彼落,漸漸走入大眾眼簾不再專屬於小眾人的玩意。他希望藉由教學與參賽,讓更多人正視與了解格鬥術的優點。

感情空窗
現年 30 歲,外表硬朗 Man 氣十足的 Damon,至今仍然處於感情空窗期。其實過去他曾有一段穩定感情,但當他決心專注在格鬥訓練上後,便再次回复單身生活。“女生需要的是安全感,至少男朋友的工作收入穩定,不會有生命危險的。”他眼神有些落寞,為了自己的興趣,他已經付出了許多代價。

目前,他決定暫緩參加 MMA 綜合格鬥,理由之一便是缺乏贊助商,他無法全身心投入賽前訓練而需要分神擔任教練,賺取生活費。“MMA 需要花很長時間與精神去參加,現在我感到累了,可能只會繼續參加巴西柔術等格鬥賽吧!”他盼望能找到合適的贊助商,“國外優秀的格鬥選手較容易找到贊助,本地的話則必須碰運氣。”

 

 

 

Photographer – Raymond Pung @unknownimagery 
Styling – Ian Loh 
Grooming – SW Goh
Outfit – Uniqlo
Interview by – Macro T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