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帥男模 Sean O’Pry ,臉蛋好看到連男生都會淪陷!

- 赞助广告 -


不知道大家对男模 Sean O’Pry 有没有印象?他可说是在国际时尚界中最得宠的男模之一,当今全球男模特儿圈的第一把交椅,就连在 Taylor Swift 的《Blank Space》MV 中亦担任男主角,一举手一投足都受到不少女网友的留意。





日前 7 月 5 日巨蟹座的 Sean O’Pry 刚度过了 30 岁生日,于淘汰速度极快的模特儿圈早已被视为是「男模圈长青树」的 Sean O’Pry,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他那一张一出道就迅速掳获全球众多男女粉丝的天生帅脸。






Sean O’Pry 来自美国乔治亚州的宁静小镇: Kennesaw,拥有完美的正常童年时期。他在 3 名子女中排行老二,就读当地的公立学校,也经历了少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期。他曾经是前途被看好的美国足球球员,但在他得到传染性单核白血球增多症(别名 Mono)后,只能减少运动量。他邀请梦想中的情人去参加了学校舞会,在被甩后竟透过 Facebook 发现她与另一名男生去舞会。但在戏剧化又单调的青少年生活中, O’Pry 在 MySpace 上开始收到来自一位陌生人的讯息。







讯息来自位于遥远纽约的一位男士,他表示自己浏览过 O’Pry 在 MySpace 上所有的照片,认为他有成为一名模特儿的潜力。 O’Pry 感到受宠若惊,但也害怕这只是诈骗一场,于是他和母亲分享了这些讯息.。他的母亲认得这位男士的姓名: Nolé Marin,因为她曾经在电视节目《全美超级模特儿新秀大赛》上见过担任评审的他。于是 O’Pry 回覆了讯息。「两週之后我就飞到了纽约。那天是 2006 年 11 月 27 日。」




这是 O’Pry 第一次搭飞机,纽约是他第一次造访大城市,而接下来几天则是他第一次踏进时尚世界。他与 VNY Model Management 的 Lana Tomzcak 签署合约,甚至在他抵达纽约之前,已经被安排了一堆试镜与面谈。「那完全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O’Pry 如此承认。「我的家乡不算小,居民大约有 3 万人,但纽约真的是太疯狂了。我有 3 天的时间说不出话。对我而言实在是太震惊了。」但 O’Pry 的沉默寡言并没有阻碍了他的发展。在短短几天中他就与 Calvin Klein 签下合约,而他的手机不停地响,到处都是想与他合作的品牌。在 2008 年时,他成为正职模特儿才一年的时光,O’Pry 就被《Forbes》杂志评选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男性模特儿第八名.。






一年之后, O’Pry 攀至事业的高峰,并在一季间赚进超过美金 100 万元。自那之后, O’Pry 便成为高级精品品牌广告中的熟悉面孔,包括了 Giorgio Armani、Bottega Veneta、Versace、Hermès、Salvatore Ferragamo、Viktor & Rolf与Kenzo,当然也包括了平民时尚品牌,像是H&M、Zara、Uniqlo 与 Gap。 同时他也为无数的杂志拍摄封面,包括了《Vogues Hommes》、《GQ Style》(俄罗斯、韩国与英国)、《Esquire》、《L’Officiel Hommes》与《Details》。






但只要看 O’Pry 的脸就会知晓,他天生就是为了时尚产业而存在的。先提他天空蓝的眼珠与猫眼般的眼型(后者也许是他最为人所知的特徵);然后是他完美的颧骨、光滑的皮肤与令人惊豔、健美的海滩男孩身材;而他深棕色的头髮,往后梳就可以让他摇身一变为 50 年代的电影明星──髮型蓬乱时他就是隔壁调皮的大男孩,涂上髮胶后就可以走上伸展台,但。他拥有所有时尚设计师在男性缪思中寻找的特质,但没有在 Marin 找到那些 MySpace 照片前成为模特儿一事,则几乎让人莞尔。




但模特儿这条路终究是成为了 O’Pry 的人生,就目前而言,他也工作的颇开心。之前他上了新闻的头条,因为他在《Blank Space》音乐录影带中饰演 Taylor Swift的爱人,在撰写此文的同时,该影片在YouTube上已累绩超过 10 亿的观赏人次,也是 YouTube 有史以来第二多浏览人次的影片。 O’Pry 在影片中的扮演一位打扮无可挑剔、驾驶经典名车又会骑马的迷人角色,看来他的帅气魅力也让 Swift 成为善妒的疯狂女人。



13 年的模特儿职涯不算短,而今年 O’Pry 满 30岁了(对时尚界而言正是退休之时),但工作机会仍是不停找上门。然而,无论他将继续担任模特儿,或是更执着于演戏工作,又或是尝试完全不同的事物,看来在短时间内,他还会是杂志上的熟悉面孔、排行榜上的常见名字,和在萤光幕上不停出现。「名声是头奇怪的野兽,非常奇怪的野兽,而我目前所见识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情况比我夸张的大有人在。」 O’Pry 若有所思的说。「总有一天我会暂时放下一切,但我只是不确定会在何年何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