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 于庚艺靠自己做出超奢华珠宝 。

- 赞助广告 -


宅男于庚艺,1993 年出生是一个极致华丽主义者。大学念的是北京电影学院,是一名珠宝设计师,也是戏剧头饰创作者。大学的时候有一门课程 “ 历代发饰研究 ” , 其实那是个非常不被重视的课程,主要就是让大家了解一些道具、制景方面的工作流程。最初老师讲解这门课程时候的课件,就是影视剧里人物的服装造型图,还有比较中式正统的各朝代女性服饰参考图。那我一下子就被这些东西吸引,可以说是有点陷进去了。




工作室是个二层带 loft 的房子,楼上工作,楼下放些展示,这几年比较成熟的大作品都摆放了出来。无论之前看过作品图多少次,当你亲眼见到这些美丽的饰品时,还是会惊呼,实在太震撼、太美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Yves Saint Laurent《梦回东方》设计手绘稿。
于庚艺读课程的节课后,他就开始回去疯狂地查找资料看,不同时期、朝代,无论东方、西方的戏剧头饰我都翻了个遍,同时也接触了很多欧洲时装设计师的作品。印象特别深刻的,是看到服装设计师 Yves Saint Laurent 的《梦回东方》系列。听说他以前在自己的床头摆满了佛像、中国水墨这些有文化象征性的东西,然后在梦中寻找自己的设计灵感。他作品中有特别多的东方元素,可实际上他一生只来过亚洲一次。




Yves Saint Laurent 作品中的东西方融合,给了我特别大的启发,只有打破固化思维才能做出与别人不同的设计。所以你看我的头饰作品,很难去定义,这是东方或者西方,所有的技法、元素、材质、都是融合着来的。从那时起我的内心也开始坚定说,这将是我愿意付出一生所坚持的事业。




离开剧组,从头开始。
其实独立做头饰创作之前,我在剧组工作过好久。只是剧组的工作只需要东西美美的,并不会太注重细节,而且为了节省预算,剧组通常是上一部戏用完的道具拆了再组装给下一部剧用,那这是我觉得挺可惜、无奈的地方,后来索性就不干了。






我是一个对作品完成度极其严格的人,所以说每一个创作,我都是希望用最好的材料、花足够的时间,去把它做到极致。 做一件头饰创作,一般都在半年左右,完完全全的手工制作。我从来不画任何手稿的,也不会界限自己一定按照什么方式做,但是会在心中设定一个人物形象,她大概的人物经历、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这样。




那真正动手时,所有头饰都是从最初非常小的一个配件开始,甚至所有发包内部定型用的轮毂,都是我用钢丝一点一点凹的。 轮毂外面其实要包什么样的头发,什么样的发质什么颜色,那都是根据想象中的人物角色来设定。 很多金属的部分配件、发簪,我会先画完整的一比一的细节图,然后找老师傅帮忙纯手工刻出来,一般都是铜质或者银制的。真的,每一个步骤我都不会偷懒。




我觉得大部分创作没有特别界定说,比如说一定要是东方或者西方,或者说可能会把在西方的人物造型中融入中式的技法,然后又有一些中式的一些头饰里面,加入一些很多西方技法,法式钉珠结合中方刺绣之类的。





其实离开剧组再创作头饰,我已经没有在考虑人物佩戴的问题了,我只想把它做到一个极致美和华丽的感觉,至于是否有人愿意买它,是否可以佩戴,那都不重要。我希望它们能像是艺术品一样放在那里被静静欣赏。 整个头饰最灵魂,最重要还是设计者的想法:怎样把很多细小,本来是零散的配件组装出来,变成复杂、先锋感的头饰,这是最难的。





当时其实是机缘巧合,一个朋友把我的作品集拿给章子怡看,她当时一眼看中了这副耳环,刚好之后几天后她有某个综艺节目的录制,就问说能否佩戴。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同时,我们工作室里并没有现货,时间也已经很赶了,距离节目录制就两天时间吧,于是我就想说索性用手上现有的材料,重新做一副,整整做了一夜,大概花了9个小时。不过最终效果是非常好的。她穿了一件非常简单红色的打底,耳环是绿色和黄色结合,所以颜色非常互补。





在制作的时候,在画设计图的时候,我想象中会有一个女人的样子,以及她佩戴后的感觉。 其实我的首饰刚出来的有一段时间,特别受关注,接到好多订单,那时只顾着开心并没想到人力根本达不到,工作室就4个阿姨和我一起手工做,每天拼命赶工,但最终好多客人还是因为出货时间慢取消了订单。同时又因为制作时候比较着急,质量上也都大打折扣,不得不全部重做,损失挺惨重的,那时候好几个朋友劝我,找工厂代工做些简单的设计吧。


但那段艰难的时期反而让我沉淀下来,相比名气、赚钱,按照流行和喜好去讨好客人,我还是更坚持自己的设计。 每一件东西都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想把它们打扮成最美的样子,才呈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