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简约 ! 井柏然新家流露了一股高级气息,深感舒适的 “冷”。

- 赞助广告 -


井柏然 : “如果有一天不演戏了,我会做一名单身男子公寓的设计师。” 现在他没了好男儿时期的青涩,成熟稳重,如同他的家一样,每一处的细节都被精心设计,冷性风中有不失精致,色彩与金属物质的碰撞,流露了一股高级气息,这样的他,你喜欢吗 ~ ​




“ 家是一个可以把自己的东西表现出来的空间,你可以不用再去扮演,或者不用再依照别人的期望去做。 演电影更多是塑造一个人物,走他的人生;但是设计一个家,则是完全根据自己的心情喜好,没有对错。我今天开心了,我喜欢的就是对的,无关于别人。 ”   —— 井柏然




看到井宝的家的图片,我们就被冷静的色调所吸引,很多人觉得银幕上或者公众视野中的井柏然温暖,但是他说,相熟的朋友了解他,其实是较难接近的一个人,甚至有些 “”。所以他的家是这般硬感又沉默的风格,大家并不意外。多少也可以衬现出一些内心坚毅的特质。这份 “”,是他喜欢并且深感舒适的。


玄关正对着旋转楼梯,可以一窥家中的风格:水泥墙面、不同程度的鸭嘴绿色带来灰蓝调性,与金属材质一起组成了这个冷静的家。 Tom Dixon 的黄铜衣架来自家天地。柠檬黄色衬衫、浅卡其色拼皮风衣、咖啡色皮裤均来自 Hermès。




客厅空间 :
井柏然的家给人的感觉总归是 “冷” 的,因为在综艺节目里展示了这个新家,就一直有旁人说他家是 “性冷淡风”,他也不避讳,只是会自己在后面加上另外一个词:平静。主色调他选择了蘑菇色和几种明度不同的鸭嘴绿,大面积的灰蓝调性。他喜欢黑白灰,喜欢那种丰富的层次里有说不出的神秘感。


一层打破了原有的格局,将客厅与餐厅、厨房相连,只保留一间客卧。刚一进门会感觉整个室内有些冷,但这种调子也是井柏然心中想保持的安静。Flexform 的沙发是主人待得最多的地方,造型现代、年轻,被井柏然称为“硬菜”,选好了“硬菜”才好去选择其他搭配。


他特别喜欢沙发腿的设计,很俏皮,靠垫也轻,非常实用。前面的月亮茶几来自 Diesel 和 Moroso 合作的系列,呼应下面来自毯言织造的月蚀地毯,黑白灰的羊毛靠垫来自野兽派,墙上的画作是青年艺术家陈卓的作品。




斜纹拼接的地板呼应着墙面的颜色,家里的窗帘也是井柏然特别挑选的,有两季不同的质地和颜色可以更换。 Ceccotti 的黄铜落地灯来自家天地,广田硝子琥珀色手工玻璃杯来自野兽派。军风蓝徽章衬衫、深色牛仔裤来自 Louis Vuitton。


“ 家居设计真的是我的一个爱好,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但是我现在不会做设计师,喜欢一个东西就要纯粹一点。”


对新家改造的第一项工程,就是改变整个空间格局,让空间显得更加直接,一楼几乎完全是一个开放空间,站在中心位置一览无余。 “ 因为装修的时候我是单身,就像做单身男子公寓的感觉,希望可以任性一点,打破传统的格局。”




餐厅空间
餐厅的位置原来是厨房,打通之后与客厅、开放式厨房相连。整面墙的柜子里隐藏着井柏然的“杂货铺”,里面放着家里零碎的食物和器皿。野兽派给了很多家居用品的建议,也帮忙选购了许多精彩的产品。


餐桌边是 Vitra 和 Fritz Hansen 的椅子, Jonathan Adler 的黑白花瓶带来一点不同的风情,桌上悬挂着 Gubi 金色吊灯。




荷兰设计师 Piet Hein Eek 设计的拼接餐桌是井柏然在日本旅行时看上的,当时是一张长桌,但家里这个位置还是椭圆形更适合。桌上摆放着他在各地收集的陶瓷器皿,尤其是法国的 Astier de Villatte 瓷器,古朴中带一点俏皮的法式幽默是他最喜欢的。


“我常常在 app上刷国外室内设计的图片,在片场或放松的时候都会看,看到特别喜欢的就发给设计师。 在国外旅行时也会去逛各种家居店,得到很多启发。”


周遭世界已经足够嘈杂和喧嚣了,他又身处在这样一个很多时候无法逃遁的状态里,因此,家这个绝对属于他的地方,井柏然希望是完全可以让自己放松、宁静和通透的。


“喜欢一个家跟喜欢一个人有点像。你会想她怎么不高兴了,要见面,就觉得可高兴了。工作再累,但一想到家的样子我就会很放松,很开心,会企盼回家。你说回家干嘛去吗?也不是,但我就是觉得那是我的床,那是我的客厅,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厨房空间
现在的厨房原本是一间卧室,打通作为开放式厨房之后整个空间都宽敞通透起来,作为最初的“单身男子公寓”已经足够。厨房的墙上挂着粉丝送给他的画,画里是他和奶奶。这个位置原本计划放一个架子来展示他收藏的杯碟,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之前他并不着急。


井柏然每年都会去巴黎,每次去都带回一只 Astier de Villatte 的杯子,家里来客人也都使用不同的杯子。他把它们展示在架子上,是他最宝贝的。白长衬衫来自Burberry。




“我喜欢这些瓷器,它们非常简单,又很调皮。虽然朴实但又不是很笨或者很老气,还很时髦,有种法式的小浪漫。”


我们有点惊讶于只有 28 岁的井柏然,对家有着这么深刻又高级的审美和追求。他说这大约和幼时经历相关,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和他们一起睡,直到初中才有了自己独立的空间,不过是一个不到 10 平米的小屋,一张床一个写字台就填满了。 内心深处,他一直在期待一个纯粹属于自己的居住空间。




二层私密空间
楼梯和天光的设计让井柏然非常满意,一层的冷静风格被茶色玻璃与金色扶手软化了,二层私人空间更加柔和。白衬衫和白色肥腿裤来自 Bottega Veneta,浅棕色背带来自 Hermès,金框钛合金眼镜来自 Bolon,方形腕表来自积家,身后的白色旅行袋来自 Louis Vuitton。


书房空间
顺着楼梯拾级而上,可以看到屋顶的圆形玻璃顶,投射下来的天光让整个二层改变了一种氛围。楼梯旁就是主人的书房,他还计划在书桌的对面设置一个阳光花房,在植物围绕中画画写字是让人舒心的放松。 Fritz Hansen 的椅子摆放在 Cassina 书桌前,都选择了木色;上面悬挂着 Gubi 黑色球型吊灯,下面正好呼应着来自毯言织造的地毯。




留下刷磨痕迹的灰色墙壁、水泥楼梯、硬感的直角、金属质感的装饰物,井柏然的家有着一种高度统一的整体性,工业味道十足,却又是时髦现代的。家里一些细节处他选择了智能的感应设计,比如衣帽间的灯,他走过去会自动亮起;再比如嵌在墙壁里的储物柜,他手轻轻一触,也会自己徐徐拉开。好安静,沉默不语。




衣帽间
衣帽间的焦糖色与走廊、卧室的蘑菇色形成不同层次,温柔而安静。墙面上挂着荒木经惟的作品《 A 的乐园 》系列之一,陶瓷坐墩来自家天地。 衣帽间里衣物鞋帽都摆放得井井有条,Eero AarnioOriginals 的 Pony 座椅增加一些童趣。





卧室空间
衣帽间望向卧室,走廊里洒下天光,窗台上摆放着 Dossofiorito 植物观察者花器。 主卧的颜色井柏然特意选择了蘑菇色,区别于一层的鸭嘴绿,柔和了许多,特别适合睡眠。深蓝色西服套装来自 Burberry,蓝色字母披肩来自 Louis Vuitton。




布艺床是在上海一家家具店挑选的,井柏然一下就看中它的质感。白色扶手椅、木制床头柜和羊毛编织靠垫来自 Loewe,黑色床头灯来自 Gubi。床品是井柏然特别重视的家居用品,如果外出时间太久也会随身携带。




洗手间
主卧的洗手间采用了时下流行的水磨石材质,与金属配件组合在一起工业感十足。他甚至在看到电影中心仪的浴室场景时都会截屏发给设计师。洗手间可以望向走廊,这样隐蔽在主卧内的角落里也不阴暗。镜柜既可以收纳一些小物,也可以推拉镜子挡住玻璃窗,保持私密。


好了井柏然的家看完了,你喜欢吗?